大家都在搜

【貝博專訪】高承實博士專訪:區塊鏈項目從0到無窮大之路



  

 

  透過這次采訪,我看到了一個質樸的學者,攜著渴望與熱忱,用踏實和認真在區塊鏈乃至人生道路上耕耘和前進。作為專業人士,高承實博士眼睜睜看著移動互聯網在他身邊發展壯大,錯失了這次機會。但在區塊鏈領域,高博士已經出發了,而且會更有力量地前行。

  

 

  1. 博觀而約取,厚積而薄發

  用一句話來形容高承實博士和他的區塊鏈觀再適合不過了:他是一個孜孜不倦的學者,一邊探索,一邊等待。

  高博士具有很強的學術背景。他本身是密碼學博士,又是計算機學科的副教授,研究生導師。畢業后在大學里面從事研究生教育教學管理,就自然地涉及到其他一些學科,包括管理學、高等教育學,順著這條路又逐漸拓展到了經濟學、金融學,甚至還有法學和哲學。后來他又在鄭州商品交易所做了兩年多的博士后管理,在大公國際信用評級集團做研究院院長。也就是說他除了計算機和密碼的背景,還有很強的金融背景。他在從事區塊鏈業務之前,做足了知識上的儲備,不是盲目入場,而是帶著自己的見解與信念,在這片戰場上廝殺與拼搏。

  目前區塊鏈還在快速發生發展過程當中,但實事求是的說,新名詞新概念太多,本質上的進步還是太少。區塊鏈本身在技術層面、理念層面很多內容還有待進一步發展完善。面對不是很理想的區塊鏈外部環境,高博士說:“如果大勢不對,那就蓄勢,做好各個方面的準備,包括理論上的、技術上的準備,也包括對環境的影響和對趨勢的等待。”

  2. 區塊鏈賦能實體經濟的路徑選擇

  我們不可避免地談到了區塊鏈賦能實體經濟的問題。因為任何技術要發揮作用,最終都要落到實體經濟層面。也只有落實到實體經濟層面,才能使現有產業或業務得到進一步優化,這種技術也才能真正發展壯大。區塊鏈技術也一樣,只有為現有的產業提供強有力的支撐,才能在真正意義上大展身手。

  高博士認為,區塊鏈賦能實體經濟,至少有兩個層面的內容。從具體應用的層面,區塊鏈賦能實體有三個層次。最底層就是由各種技術手段和技術工具構成的分布式賬本,它能夠解決傳統中心方式所不能解決的包括中心節點失效、對中心節點不信任而導致的一些問題。第二個層面就是通證經濟。它需要對經濟體系和系統中的每個節點、每個場景下的不同人群的行為分析,通過通證設計達到對好的行為的激勵、對不好行為的懲罰,從而促使整個經濟體向一個良性方向發展。第三個層面是在生態構建和生態效益方面。區塊鏈通過建立產業聯盟等方式,解決傳統單點投融資解決不了的一些系統性問題。從抽象的理論層面來講,人類實現經濟社會發展有兩個手段,一個是計劃,或者叫組織管理,另一個是市場。在組織管理層面,區塊鏈通過智能合約,實現對傳統組織管理行為的進一步深化和創新。當然,這種智能合約,一定不是我們現在基于公鏈的POW、POS等共識基礎上的智能合約,而是基于具體的應用場景的深度優化的智能合約。在市場激勵方面,區塊鏈通過通證激勵向個體賦能,使得整個經濟體在公轉的同時實現個體的自轉,進而提高經濟運行效率。

  談到最先可能落地的區塊鏈應用,高博士認為很可能是在經濟金融或者金融貨幣領域。因為這個領域本身就跟信任和價值傳遞相關,而且這個領域本身已經很好地實現了數字化和信息化。

  

 

  3.通證是區塊鏈價值實現的載體、流程、節點的設計、實現和運用

  高博士認為,通證經濟是內生于市場演變和市場需求的。

  高博士對互聯網和區塊鏈作了簡單對比。互聯網對時間和空間形成了跨越,將分散的力量集中到網絡上,形成了聚變。而區塊鏈在互聯網的基礎上又對時間和空間進行了分布式處理,將集中的力量分散到不同的區塊上和鏈上,進而發生了裂變。這種裂變在很大程度上會節省我們的時間、資源,并且會極大化地簡化流程。區塊鏈是后工業化時代的流通設計,更多地體現為區塊鏈的利益(廣義層面的利益)驅動,具體表現為個性化、即時性、一對一的變化、伺服性,需要通過密碼密鑰系統的設計,實現以通證為載體的點到點的價值交互。

  通證設計的核心在于消費商的定位和設計。既要讓客戶自己付費加入系統成為消費者,同時還要讓客戶把自身良好的體驗感受傳播出去,在作為客戶的同時還要成為系統的銷售者,也就是要讓客戶本身自愿成為產品的一部分。如何將這多重屬性集于一身,應該是區塊鏈系統設計最難的地方。高博士和他的團隊也一直在試圖突破這一點。

  高博士和他的團隊認為,區塊鏈有三個核心要素,通證是其中重要的一環,另外兩個要素是技術和社群。技術是一個長久的要素,區塊鏈項目或者區塊鏈最終的發展,核心內容還是在技術層面。社群是區塊鏈得以存在和發展的載體。通證是價值載體,是區塊鏈場景交互中的核心要素,通過產品流通、幣幣流通、消費過程和場景交互實現價值流通。

  4.生態、技術和應用領域是公鏈能否獲得大眾認可的重要因素

  公鏈被普遍認為是區塊鏈發展的未來和方向。什么樣的公鏈才能獲得公眾的認可呢?

  高博士談到了三個方面的內容,一是是否能建立起廣泛的生態體系,二是在技術上能否滿足目前以及未來的應用發展需求,三是應用領域是不是能夠覆蓋到更多的人類需要。

  在生態體系建構上,高博士以國產CPU和國產操作系統為例說,我們國家現在不是沒有能力研發自己的國產CPU和國產操作系統,但是我們卻沒有足夠能力圍繞自己的CPU和操作系統建立起完整的生態應用。只有能夠建立起龐大完整的生態應用體系,才能保證核心部件的生命力。

  在技術層面,目前公認公鏈有兩個制約因素,一個是效率,一個是安全。在短期內,誰能率先解決這兩個制約問題,誰就可能占領先機。

  在應用方面,高博士強調,我們需要對“交易”和人類生活需要進行進一步的深入研究。我們都知道,區塊上記錄的是交易,但是我們要問一下到底什么是“交易”?目前的這種“交易”與我們人類生活當中的其他“交易”相比,占了多大的比例,涵蓋了哪些部分?還有哪些“交易”沒有或者不能記錄到目前的區塊鏈上?如何擴展我們對“交易”這個詞的理解和認知,包括這種“交易”在人類生活當中的滲透比例或者覆蓋程度,這個可能是更重要的。

  談到中小企業在區塊鏈領域的機會問題,高博士給了肯定的回答。高博士認為,如果找不準機會點,中小企業很容易被大企業包抄趕超甚至完全壓制。中小企業應該從自己沉浸較久的領域入手,深入分析該領域的痛點應用和場景。如果說中小企業有很深的技術積淀,也可以從純粹技術層面在某一個點上建立起自身的以技術為基礎的技術壁壘,但這一定是在某一個細分領域里面。在某一個點上,由于對場景的理解深入,對痛點的理解深刻,對技術的儲備堅實,那么中小企業還是有它的優勢和商機,也會取得較高的利益回報。

  

 

  高博士在采訪過程中不急不躁,透露出氣定神閑的睿智勁兒。這種成竹在胸,是建立在堅實的知識儲備和豐富閱歷上的成大事者的氣度與風范。終于明白為什么鏈圈(上海)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在高博士帶領下,短短時間就高質量地完成了多個鏈改項目,同時在區塊鏈的理論和技術上又取得了那么多令同行刮目相看的成績。

  

 

  高博士此次受邀參加GBLS年終盛典,獲得了極大關注。祝愿所有與會人士能夠在與高博士的交流中有所收獲。也祝愿高博士和他的團隊,在區塊鏈的最前沿能夠取得更多成果!

  




上一篇:通證經濟的春天什么時候來?未來兩三年將全面爆發
下一篇:通證經濟的春天什么時候來 未來兩三年將全面爆發
中國國務委員會見了文萊公主
西藏建立了第一個創業孵化基地
湖北建有高蹺房屋,展示土家族文化
工匠在越南的Yen Son制作瓷鼓
3d连线走势图